唐駁虎:香港新疆東京,為何出現疫情反彈?
多寶

唐駁虎:香港新疆東京,為何出現疫情反彈?

2020年07月18日 22:05:50
來源:唐駁虎

文/鳳凰新聞客户端榮譽主筆 唐駁虎

核心提要:

1、新疆15日公開通報後,防控快速升級。當晚,整個400萬人的烏魯木齊重新進入預期7天的小區封閉、全民禁足階段,彷彿回到了春節。對確診者的感染源頭與途徑,也已展開調查和全基因組檢測。在國內已經沒有顯性傳播的背景下,是否來自中亞輸入,值得注意。

2、在中國,有一個疫情真正爆發的地區就是香港。6月下旬後,香港出現了正式有持續的本地爆發,大部分找不到源頭,很多個案之間基本無關聯,且高齡人士佔了相當大比重,風險高。原因在於香港此前對國際來往人士的檢測隔離不夠,加上香港的病毒檢測能力不夠,檢測費用貴。

3、在日本,疫情也出現了持續反彈。8成以上都是20-30歲年輕人在酒吧等地的聚集感染。由於感染者年齡低、醫療資源暫時充裕、個人衞生防護不錯,日本人對新冠很淡定,除非大爆發,否則他們會認為任何強制措施都是多餘的。

4、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地區,疫情的“新常態”就是:疫情反覆時會收緊防疫措施;疫情好轉後會放寬。因為他們沒有下狠心短時間內肅清病毒,又眼看着經濟衰退毫無辦法。所以只能一邊重啓恢復經濟,一邊看着新增病例增加,死亡人數增長,大爆發了就收一收,或者也不管不問。

5、我們應當堅持精準防控,最大限度減少防疫措施對經濟復甦的干擾。同時,堅持依法、及時、公開、透明發布疫情信息。沒有必要過分追求零病例的控制目標。只要疫情一露頭就能在短時間內有效遏制,就是最佳策略。根本無法阻止的全球傳播,也讓疫苗越來越顯得重要。

在6月底總結了全球疫情之後,原本是希望過2個月再來小結的。沒想到僅僅半個月,形勢就又一次迅速發展了。

新疆

在7月6日北京新發地疫情最後1例確診(實際早已處於醫學觀察之中)之後,國內疫情再度風平浪靜。

7月16日(週四)上午9點,浙江新通報的1例境內輸入無症狀感染者,又打破了沉默。

浙江在疫情信息發佈中,向來以透明度高著稱。這次公佈的無症者輸入情況是:

庫某某,男,50歲,新疆烏魯木齊人,在紹興經商。7月10日乘機由烏魯木齊飛抵杭州蕭山機場,由朋友自駕接回紹興。

接到新疆當地疾控中心電話通知,要求進行核酸檢測。自駕前往醫院採樣檢測,結果為陽性。

新疆輸入?什麼情況?很多人當即查詢了新疆方面同時發佈的15日0時至24時疫情通報:確診0,無症0,疑似0,就連醫學觀察者也是0!

那麼為什麼早在14日,新疆當地就專門電話指名,要求一位已經飛到了浙江的本地居民做核酸檢測呢?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和原因嗎?這讓人很迷惑。

到了下午2點,新疆方面終於新發布了一條不一樣的15日0時至24時疫情通報:烏魯木齊新增確診病例1例,無症感染者3例。

還通報了確診病例情況:女,24歲,中泉通訊廣場三樓營業廳工作人員。

病例因咽喉疼痛等症狀,由120救護車運送至定點醫院。14日出現發熱、頭痛等症狀;15日,核酸檢測陽性確診。

這條通報披露了一些信息,也產生了新的疑惑。

在密集疫情過後,常態化防控中正常發現的渠道都是,患者發熱幾天症狀明顯——自行到醫院發熱門診求醫——採樣核酸檢測陽性——救護車轉送定點醫院。

是什麼情況讓這位姑娘,直接跳過了發熱-就醫-疑似-檢測的常規流程,僅僅只是因為一點咽痛、並沒有發燒,就要由120救護車直接送往新冠定點醫院呢?

另外,當地疑似送院、疾控溯源的速度的確很快,在15日首例確診之前(只是發熱、頭痛),14日就已經通知到了10日已經離開,人已在浙江的密切接觸者。

另據人民日報社旗下的《健康時報》採訪一家隔離酒店獲得的信息,實際上在7月12日半夜,就已經開始往這個隔離點送確診患者的密接人員了,到了13日,這個被徵用的酒店隔離點就滿了,約有上百人。

而無論是10日、12日、14日還是15日,在首例患者確診之後,當地上報、發佈信息的速度卻偏慢。13、14、15日以及16日上午通報的醫學隔離人數均為0。

就連15日的確診、無症者情況,在16日早上上報中央、向社會發布的信息中也都沒有體現,一直延遲到16日下午才修改發佈。

但在公開通報之後,新疆的防控就快速升級了。當晚,整個400萬人的烏魯木齊重新進入預期7天的小區封閉、全民禁足階段,彷彿回到了春節。

其實本來此前新疆的防控也是全國最嚴的,很多地方根據本地的防控政策,景區對內地來客都不開放。

此前不久攜程網總結的新疆各地對外來人員防控措施

到7月初,湖北來人還是要隔離14天。武漢飛北京的航班6月9日恢復,武漢飛烏魯木齊的航班7月15日才恢復,但還是無法完全避免病毒傳播。

現在,當地疾控中心已經改按每12小時通報一輪,並召開新聞發佈會宣佈,本輪疫情主要與一起聚集性活動關聯(但未透露任何具體信息),現有確診及無症感染者均為接受集中醫學觀察人員。

同時對全市展開大規模核酸篩查,及時公佈疫情,主動迴應社會關切。

根據北京等地在應對人流規模極其龐大(每天上萬人)、隱蔽傳播時間久(10天以上)、情況複雜的新發地疫情經驗,只要第一時間封閉高風險地區,封堵和追蹤可能暴露的人員,及時果斷地切斷傳播途徑;同時啓動大規模核酸篩查,主動搜尋已經感染尚未發病的感染者,趕在病毒傳播前及時封殺傳播擴散,就能很快控制疫情。

另外還需根據不同區域街道,準確劃分疫情風險等級,分區防控並及時調整,最大限度地減少突發疫情對民眾工作和生活的影響。

此外,為提高烏魯木齊市核酸檢測能力,國家組織10省市10支核酸檢測醫療隊200餘人,赴烏魯木齊市幫助開展核酸檢測工作。

中午,湖北省核酸檢測醫療隊21人首先抵烏。江蘇、四川、山東、遼寧、重慶、吉林等省市核酸檢測醫療隊也將陸續到達。

至於確診者的感染源頭與途徑,也已展開調查和全基因組檢測。在國內已經沒有顯性傳播的背景下,是否來自中亞輸入,值得注意。

當然,4~5月東北局部疫情擴散的控制、6月北京新發地突發疫情的控制,都充分説明全國各地已經有能力及時控制住疫情。新疆的快速防控也是沒有問題的。

香港

在中國,有一個疫情真正爆發的地區就是香港。

在今年2-3月份,新冠肺炎開始在香港傳播,當時主要多為輸入型病例,涉及酒吧羣組,並沒有真正進入社區。

在經過一輪防控之後,只有零星的輸入病例確診,但到6月下旬後,香港出現了正式有持續的本地爆發。

17日(週五)下午,新增58宗確診個案,包括50宗本地個案,其中18宗源頭未明。

18日(週六)下午,新增64宗確診個案,包括60宗本地個案,其中35宗源頭未明。

而且現在疫情已經分佈整個香港,居住在不同屋邨的居民、售貨員、司機、菜販、診所護士、養老院中的老人和學校學生確診,大部分找不到源頭,很多個案之間基本無關聯,情況嚴重得多。

另一個關鍵點則是在確診感染當中,高齡人士佔了相當大比重。尤其是兩大疫情高風險地區之一的東九龍嚴重貧困和老化,養老院眾多,風險嚴重。

這其中第一個原因,或許就是香港此前對國際來往人士的檢測隔離不夠。

香港是全球最繁忙的國際交通樞紐之一,為此香港《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規定,須往返香港與外國地區履行其職責的機組人員、客船及貨船船員,以及須履行與政府相關運作政府人員等等,可“豁免接受強制檢疫”。

保安局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至5月共有20多萬名獲豁免人士入境香港。6月初香港開始有限度恢復轉機服務,而機組成員和船員等則是香港防疫措施中免檢的主要人羣。

香港新增數宗輸入個案,其中包括一名由哈薩克斯坦回港的機長。他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徵,其後在私家診所求醫及接受檢測後確診。

同時,荃灣帝盛酒店近日先後有3名免檢疫貨船船員確診,並有住客投訴這些船員長時間逗留在大堂交談,而且並無佩戴口罩。

第二個原因,則是香港的病毒檢測能力不夠,檢測費用貴。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目前香港的每日檢測數量僅為7500左右,此外,香港的私立醫院還可提供3000例檢測,但其實每日只會做200-300例,因為香港私立醫院新冠病毒檢測費用大約在一兩千港元左右。

現在香港中小學已經停課放假,剛重開不久的迪士尼樂園、海洋公園重新關閉,街上空空蕩蕩,願香港調整防控策略,早日控制疫情。

當然,中國版圖上還有一個大多數人遺忘的疫情地區,那就是被印度佔領的藏南。

這裏每天新增確診約15例,累計確診600多例。

而印度疫情也已經全面擴散至全國農村,每日新增確診從2萬例增加到了3.5萬例。

日本

在日本,疫情也出現了持續反彈。現在東京、大阪的日確診分別恢復到約300、60人的水平,而全國確診也回到了每天600人。

但是東京已經完全恢復正常生活了,大街上人流湧動,商店街買賣興盛。人們聚集在餐館裏吃東西。

由於東京近期感染的80%以上都是20~30歲的青年,尤其是酒吧、風月場所等地的羣體感染。因此很多日本民眾認為不值得為這種不大不小的疫情而採取緊急狀態。

就連安倍政府也毫不在乎,為了擴大旅遊需求,日本政府原本計劃從22日開始實行“Go To旅行”活動。通過補貼商家等方式降低住宿價格,新幹線搞半價,鼓勵民眾在國內旅遊。

而多縣知事、在野黨要求政府重新考慮該計劃。剛剛經過選舉連任的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已在15日將警報級別提至最高級,並要求市民剋制外出以防感染蔓延。

但由於感染者年齡低、醫療資源暫時充裕、個人衞生防護不錯,日本人對新冠很淡定,除非大爆發,否則他們會認為任何強制措施都是多餘的。

當然,同樣鼓勵國內旅遊的,還有日新增確診保持在6500例的俄羅斯。

世界

由於經濟下滑,歐美都在沒有斷根前提下恢復經濟活動。結果,美國徹底慘敗,繼續大爆發;歐洲雖然沒有再度大爆發,但沒有斷根。日本也面臨着同樣風險。

短短半個月,美國單日新增新冠病例已經從4萬、5萬、6萬直接衝破7萬。其中得克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兩個人口大州的新增病例均超過了1萬例。

其中人口2000萬的佛羅里達州,每天確診病例超過1.2萬例,激增的病例也導致測試結果開始出現延遲,測試結果平均需要7天以上的時間出爐。

7月12日的邁阿密海灘

當然,同樣因為感染者多是在酒吧、海灘狂歡的年輕人,因此很多美國人也毫不在乎。

現在美國每天新增近1000例死亡,其中佛羅里達州150例左右,得克薩斯州130例左右。累計已經死了14萬人。

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地區,疫情的“新常態”就是:疫情反覆時會收緊防疫措施;疫情好轉後會放寬。

因為他們沒有下狠心短時間內肅清病毒,又眼看着經濟衰退毫無辦法。

所以只能一邊重啓恢復經濟,一邊看着新增病例增加,死亡人數增長,大爆發了就收一收,或者也不管不問,讓老年人去死吧。

我們應當堅持精準防控的思路,抓住疫情防控的重點與要害,同時最大限度減少防疫措施對經濟復甦的干擾。

同時,堅持依法、及時、公開、透明發布疫情信息,堅決做好疫情信息公開,調動全社會共同動態防控疫情。

而在保證社會和經濟基本發展要求下,沒有必要過分追求零病例的控制目標。只要疫情一露頭就能在短時間內有效遏制,就是最佳策略。

北京的疫情防控,就為防控小規模爆發病例而又不影響社會運轉,精準施策,提供了很好的樣板。

任何社會的總資源都是有限的,影響人類健康還有很多其他疾病。

過分強調新冠肺炎疫情的徹底控制,會顧此失彼,使得其他疾病尤其是社會經濟下滑帶來的綜合影響,對人民羣眾生活水平、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危害,可能比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影響還大。

一場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真是把各國各地區的社會體制、民族性格、大眾素質都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了。

根本無法阻止的全球傳播,也讓疫苗的重要性越來越顯得重要。沒有疫苗,人類社會就真的無法恢復正常運轉。